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叶秋语录

秋天里,追求完美的叶子随风漂浮,直到它开始腐烂沉寂于泥土!

 
 
 

日志

 
 

张飞是曹操侄女婿,我们究竟研究了什么  

2006-03-09 22:53:30|  分类: 文史天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杂文选刊2006年第3期(上半月版)登载一篇名叫《博士论文》的百字杂文,说在某次“博土论文竞赛”中,获奖的论文题目如下:《吃饭有益论》、《论“回”字的第四十四种写法》、《秦始皇焚书坑儒所用引火材料新考》、《武大郎卖烧饼的吆喝技巧与WTO背景下的营销策略》、《左手还是右手——关于曹雪芹用哪只手举杯喝酒的伦理学考察》。

这是文学版的对我们一些以学术特长取胜,“把学问做深做透做细”的高水平博士的最新注解。 而现实版的学者专家又如何呢?四川社科院研究员、中国《三国演义》学会常务副会长沈伯俊潜心研究20余年终于提出“张飞是曹操侄女婿”的新见解;山东某大学教授经过遍寻典籍、田野调查,终于研究证明:《西游记》里的孙猴子就诞生在山东泰山,和这位教授家相距不远。可令人费解的是:一边是像这样的“创新性”成果层出不穷,我国的论文总数也已名列世界五甲行列,另一边却是:据中国教育报报道,目前全国高校专利申请量仅集中在25%的高校,而75%的高校专利申请近于零;一边是博士、教授、院士越来越多,另一边却是中国的国民素质、科学技术和国际竞争力在世界排名却连年下滑:国民素质由1998年的第24位降至第29位,科学技术由第13位骤降至第28位,国际竞争力由第24位退至第31位(据2001年初瑞士洛桑国际管理开发研究院发表的2000年度“国际竞争力报告”)。中国到现在还不是创新型国家。

对以上的种种现象可以有很多种解读,而笔者在这里却想说:我们究竟研究了什么?我们究竟要研究什么?

大家知道,基础理论性的研究要讲前瞻性、首创性,应用研究要瞄准实用性、可行性。可我们学者往往干了一些高射炮打蚊子的事情,有些研究劳心费神,而成果一出来却往往没什么价值。不少论文既无社会价值也无经济效益,出生之日也就是死亡之时。就是有的治学严谨的老教授伏案研读数十载,一朝收获,查查英特网,才知道这是国外几十年前就已研究过的东西。论文不是每个人都能写的,要不它为何又叫学术论文和科学论文呢?它是“在科学研究或科学实验的基础上,对某学术领域里的一些现象或问题进行科学的分析和阐述,从而揭示这些现象或问题的本质及规律性的一种议论形式,是学术问题科学成果的文字体现”,代表了一个国家的科学水平。论文的“小众化”决定了论文写作的高门槛和高规格,可现在的全民一哄而上写论文的现象,又有谁把论文的学术性、科学性、创新性放在了心上,如此发展下去,说不定哪一天真有一位扫大街的农村老大娘突发奇想,没准也弄篇诸如题目叫《论扫把和扫帚星的血缘关系》的论文呢。

现在具有新思想、新见解、新方法、新材料的论文少之又少,可我们的“水论文”却大行其道,论文数量连攀新高。研究的低水平和研究内容的大量重复,正在扼杀和窒息学术,也造成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财力上的浪费。也许有人会说,研究的有无价值和选题有关,只要选题把好了,就不会出现问题。可是我们有不少国家级、省部级课题,按理说选题立意还不错,也挺有研究价值,可就是出不了响当当的成果,一些申请到了国家级、省部级课题的人士也是赶鸭子上架,鲜有能填补国际、国内空白的。在大师、巨匠缺乏的情况下,我们又能研究出什么呢?我们能尽快改变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特等奖总频频空缺的局面吗?

我们的研究者太过于工具理性,太过于急功近利。为热爱而进行学术研究的较为罕见,一些大学教师搞科研的目的仅仅是凑论文的数量,为了评职称,一些硕士、博士写论文的宗旨就是为能拿到学位,在这样的功利思想诱导下,谁又能相信他们能写出高水平的论文呢?据有关报道:北京科技大学冶金系的一名博士生七天之内就完成博士论文,堪称世界之最;一个只有高中学历的枪手,一个月内就“搞定”一篇博士论文,而这篇论文却能在答辩中一次通过。短平快地多出成果、快出成果的学术跃进和浮躁心理,却忽视了科研的基础性、传承性和周期性,这样不放出一些令人捧腹的学术研究“爆料”反倒奇怪了。

学术研究也是一个组织缜密的系统工程,他需要体制、机制的理顺和通畅,内因、外因的互动与共振、整体和个体的兼容与和谐。倘若具有学术潜质和显质的我们,能真正把学术当作事业来做,和自己的生命密不可分,那么,我们离学术建树已为期不远了;倘若我们的学术,远离那些僵硬的一刀切的生成和评价体系,切实尊重学术规律,不以论文数量和大学排名论英雄,而是以质取文,以人为本,更加注重自主创新和学术价值,更加与社会、经济融为一体,那么我们的学术就会愈发地富有生命力;倘若我们研究人员,具有合作精神,能组成学术共同体,进行系统和集成创新,那么我们的学术就会更加壮大和更有效率。惟其如此,我们的研究才会更有价值,我们的学术未来才会更美好。

作者:李建军

  评论这张
 
阅读(37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