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叶秋语录

秋天里,追求完美的叶子随风漂浮,直到它开始腐烂沉寂于泥土!

 
 
 

日志

 
 

底层人群向上流动难  

2006-02-12 18:52:09|  分类: 时事资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瞭望新闻周刊》 

  社会底层的人群日趋定型,缺乏改变自己命运的渠道和机会,难以实现公正、合理、开放的向“上”流动

  文/《瞭望新闻周刊》记者黄豁 侯大伟

  “不是我没有努力,而是穷人的孩子几乎没有改变命运的机会!”虽然才21岁,成都姑娘小陈却已开始愤世嫉俗。自父亲1995年因病去世后,她与母亲相依为命,每月靠两个人320元的低保金维持生活。2005年8月她在亲戚的资助下从四川大学毕业后,却在求职中四处碰壁,至今没有找到工作。“也许改变我命运的最大可能只有中彩票……”。小陈一脸无奈地对记者说。

  小陈的遭遇折射出目前城市底层人群向“上”流动的困境。我国生活在城市底层的无业失业人员、低收入者、进城农民工等弱势群体目前有定型化趋势,富有者和贫困者的代际继承效应明显增强,一些底层人群因此出现了以暴力或非法手段获取更高社会经济地位的苗头。

  城市底层人群相对“凝固”

  陕西省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所长石英认为,当前我国社会阶层分化的难题,主要是社会底层的人群日趋定型,缺乏改变自己命运的渠道和机会,难以实现公正、合理、开放的向“上”流动。

  低保是针对城市贫困人口的新型社会救济制度,目前基本涵盖了城市最底层的居民。虽然享受低保的人数是动态的,但“低保户”的人员构成却日趋稳定,成为一个相对“凝固”的群体。除孤寡老人、残疾人和慢性病人等丧失劳动力的低保对象外,有劳动力的无业失业人员及其家属构成了“低保户”主体,约占总数的40%~50%左右,在一些老工业城市,这一比例更高。重庆市土湾街道辖区内有近10个大中型破产企业,“低保户”占街道总人口的百分之十二左右,其中有60%都是企业下岗失业人员。

  就业难是造成“低保户”的构成趋于定型的重要原因。据成都城市调查队统计,一半以上的低保对象年龄在41~50岁之间,他们年龄偏大,文化水平偏低,有85%的人在初中文化程度以下,就业渠道和空间都很小,只好一直吃低保。有55%的低保家庭无就业人口,45%的低保家庭有1~2人就业,且所从事的均是清洁工、蹬三轮车、摆地摊等收入低的工作。成都、重庆、西安等地的街道社区干部普遍认为,如果没有比较充分而稳定的就业,“低保户”将无法改变吃低保的命运。

  与“低保户”相比,农民工是一直处在城市最底层的群体。他们缺乏保障,只要能够找钱,任何脏、累、苦、险的活都愿意干,由于户籍、就业、社会保障等制度障碍的存在,他们要上升为“城市人”的渠道更少,难度更大。据重庆劳务部门调查,重庆主城九区共吸纳农民工约140万人左右,其中融入城市主流社会,并起一定行业骨干作用的不到百分之五,绝大多数农民工一直从事建筑、搬运、餐饮服务等行业,其中完全靠出卖劳动力为生的“棒棒”(挑夫)就有二十万人以上。有的农民工已经在城区生活了10年,仍然在当“棒棒”、擦皮鞋、摆地摊……

  代际继承效应呈增强之势

  2005年国庆节过后,小陈到成都某著名电器公司应聘,与十多个人竞争1个文秘职位。考官要求现场制作一个文件,别人花了30分钟,小陈只花了10分钟,其他项目的考试也排名第一。考官对她十分满意,明确地对小陈说:“我们就选你了……”当时她简直欣喜若狂。

  但仅仅过了几天,那位考官就无奈地告诉小陈,公司一位经理的亲戚看中了这个职位,所以无法接纳她。小陈感觉整个世界都崩溃了,仅仅因为没有关系、没有背景,她的希望转眼就变成了绝望,这太不公平了!

  有关部门调查表明,不仅城市底层群体靠个人努力改变命运的难度加大,其子女通过教育、就业等正常渠道进入更高层次,比如公务员、经理人员、专业技术人员等阶层的难度也越来越大。父母职业、家庭收入、家庭社会关系等因素对个人发展的影响明显增强。

  《瞭望新闻周刊》在成都、重庆、西安等地采访的大多数无业失业人员、低收入者和进城农民工都表示,目前自己的社会地位、经济地位已经定格,不会有太大的改变,因此希望子女有一个更高的事业发展平台,以此改变家庭的命运,但现实的情况却与他们的期望有很大差距。据成都市有关部门最新调查,在目前的公务员队伍中,父母是“进城务工人员”的比例最小,仅占2.8%,父母是“普通职工”的占26%,而父母是“公务员”的比例最高,达到33.3%;在目前的公务员队伍中,希望子女“当公务员”的高达28%,希望子女“当普通职工”的仅1.5%,希望子女“当进城务工人员”的为零。

  四川省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员胡光伟认为,当前中国教育的公平性失衡,是造成“代际继承效应”增强的重要因素。2004年成都、重庆、西安城市居民的教育费用支出都增长了20%以上,远远高出可支配收入和消费性支出的增幅。据成都城市调查队调查,教育支出已经占低保家庭消费支出的19%,仅次于食品支出。有40%的低保对象认为当前生活最大的困难是“教育费用高,无力承担”。

  令人忧虑的极端苗头

  满面尘灰的林云海蹲在成都九眼桥劳务市场外,看着过往车辆卷起的烟尘,一脸茫然。一旦有老板模样的人驻足,他就和其他农民工一拥而上,希望能幸运地被带走,用自己的体力赚取每天大约20元的报酬。林云海从老家四川省威远县出来,打工已经13年,到过北京、上海、厦门等大城市,除维持个人基本生存,几乎没有赚到钱,还被雇主骗了多次。

  由于通过正常渠道改变自己的社会经济地位困难重重,无业失业人员、低收入者和进城农民工等城市群体普遍对前途悲观,甚至绝望。据成都、重庆、西安有关部门调查,有43%的低保户认为“靠个人努力不能改变生活状况”,认为“能”的占13%。

  生活的艰难,对前途的绝望,心理的严重失衡,使城市底层人群强烈地反作用于社会,出现了以暴力或非法手段获取更高社会经济地位的苗头。据成都、重庆、西安公安机关介绍,现在城市底层人群的犯罪率呈上升趋势,主要是抢劫、盗窃等侵财类案件比较突出,其犯罪动机大多是“有钱就能生活得更好”,呈现出“犯罪为了钱-有了钱就挥霍-挥霍完了再犯罪”的恶性循环。

  “在社会底层强烈渴望改变其经济社会地位的冲动的背景下,如果正常的社会流动渠道变窄或被阻塞,将可能形成影响社会稳定的冲击波,甚至成为孕育社会动荡和暴力的土壤。”一位学者发出如此警告。

  满足发展诉求的两个重点

  正常的社会流动,是社会充满生机和活力的源泉,是构建和谐社会的必然要求。全面建设小康社会,不仅要保障底层人群的生存权利,更要为他们提供公平发展的机会,满足他们向“上”流动的发展诉求。

  当下,城市底层人群“温饱问题”的解决力度在加大。与此同时,他们的“发展问题”逐渐凸显出来,而且越是底层的人群发展诉求越强烈。

  满足发展需求首先要提供就业保障。据有关部门调查,城市低收入家庭与就业率之间呈正相关关系。城市低收入家庭就业率比平均数低了4个百分点左右,他们大多由于家庭主要支撑者失业或无业而造成贫困。对低收入人群来说,一个人就业,就可以救活一家人。

  胡光伟认为,当前应打破城乡就业分割格局,建立以完善劳动力市场、就业培训、再就业援助、就业优惠扶持政策、目标责任考核体系为主要内容的城乡一体的就业新体系。针对无业失业人员、进城农民工等人群文化偏低、年龄偏大、技能单一的特点,应多开发公益性的岗位,落实企业增加就业岗位、加强就业培训的财税、信贷等有关优惠政策。

  满足底层人群发展诉求的第二个重点是增加教育公平性。成都、重庆、西安三地有关部门近3年来的调查显示,收入水平与受教育程度呈现明显的正相关关系。学历越高,收入平均水平也越高。拥有大学本科学历者的人均收入是小学学历者的3倍以上,是从未上过学的人员的9倍。

  为解决进城务工人员子女的义务教育问题,中央提出了“以流入地政府为主、以公办学校为主”的政策。但重庆城市调查队的调查表明,由于政策条件限制,有相当部分的农民工子女无缘去城市就学。如未与任何单位签订用工合同的“棒棒”、擦皮鞋工、保姆等,还未办理暂住证的建筑工人、房屋装修工等。

  石英说,自古以来,教育就是社会底层向“上”流动最重要的机制。越是社会底层的群体对子女的教育越是重视,子女有希望,他们就不会绝望。从社会稳定的角度来讲,国家也应该保证全社会义务教育资源享用的公平性。

  评论这张
 
阅读(30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