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叶秋语录

秋天里,追求完美的叶子随风漂浮,直到它开始腐烂沉寂于泥土!

 
 
 

日志

 
 

2004年度中国最佳电视主持人榜单出炉(图)  

2005-03-03 15:41:49|  分类: 时事资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4最佳电视男主持人:李咏     2004电视主持人最佳口才奖:白岩松     2004最佳电视女主持人:董卿     2004年最佳电视体育节目主持人:     张斌(央视)、唐蒙(东方卫视)、王泰兴(广东卫视)     2004最佳电视综艺节目主持人:     董卿(央视)、汪涵(湖南卫视)、王俐(山东卫视)     2004最佳电视娱乐节目主持人:     李咏(央视)、陈蓉(东方卫视)、官琳(湖北卫视)     2004最佳电视社教节目主持人:     张越(央视)、韩咏秋(重庆卫视)、亚妮(浙江卫视)     2004最佳电视专访主持人:     王志(央视)、陈鲁豫(凤凰卫视)、曾涛(北京卫视)     2004最佳电视谈话节目主持人:     朱军(央视)、窦文涛(凤凰卫视)、刘仪伟(东方卫视)     2004最佳电视新闻主播:     康辉(央视)、劳春燕(东方卫视)、张丹丹(湖南卫视)     2004最佳电视新闻评论主持人:     白岩松(央视)、徐浩然(江苏卫视)、元元(北京卫视)

 2月25日,阳光媒体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主席杨澜(左)与CBS《60分钟》制片人唐·休伊特先生在主持人论坛上。当日,中国电视主持人论坛在上海举行。来自中国、美国、法国、澳大利亚等国的电视节目主持人参加了此次论坛。 新华社记者张 明摄

    2月25日,阳光媒体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主席杨澜(左)与CBS《60分钟》制片人唐·休伊特先生在主持人论坛上。当日,中国电视主持人论坛在上海举行。来自中国、美国、法国、澳大利亚等国的电视节目主持人参加了此次论坛。 新华社记者张 明摄

 2月26日,获得2004年度最佳电视专访主持人奖的凤凰卫视陈鲁豫(左)、北京卫视曾涛(右)在领奖台上。 当晚,“2004年度中国最佳电视主持人颁奖晚会”在上海音乐厅举行,这也是我国内地首次为电视主持人举行年度颁奖仪式。中央电视台的三位“名嘴”包揽分量最重的3个年度最佳,其余8个专业奖项分别颁给了全国24名电视主持人。 新华社记者张 明摄

    2月26日,获得2004年度最佳电视专访主持人奖的凤凰卫视陈鲁豫(左)、北京卫视曾涛(右)在领奖台上。 当晚,“2004年度中国最佳电视主持人颁奖晚会”在上海音乐厅举行,这也是我国内地首次为电视主持人举行年度颁奖仪式。中央电视台的三位“名嘴”包揽分量最重的3个年度最佳,其余8个专业奖项分别颁给了全国24名电视主持人。 新华社记者张 明摄


    2月26日,获得2004年度最佳电视新闻主播奖的湖南卫视张丹丹(中)在领奖台上。 新华社记者张 明摄 

2月26日,获得2004年度电视主持人最佳口才奖的中央电视台主持人白岩松在领奖台上。  新华社记者张 明摄

    2月26日,获得2004年度电视主持人最佳口才奖的中央电视台主持人白岩松在领奖台上。  新华社记者张 明摄

2月26日,获得2004年度最佳电视娱乐节目主持人奖的上海东方卫视陈蓉在领奖台上。 当晚,“2004年度中国最佳电视主持人颁奖晚会”在上海音乐厅举行,这也是我国内地首次为电视主持人举行年度颁奖仪式。中央电视台的三位“名嘴”包揽分量最重的3个年度最佳,其余8个专业奖项分别颁给了全国24名电视主持人。 新华社记者张 明摄

    2月26日,获得2004年度最佳电视娱乐节目主持人奖的上海东方卫视陈蓉在领奖台上。 新华社记者张 明摄


    2月26日,获得2004年度最佳电视社教节目主持人奖的中央电视台主持人张越(前)在领奖台上。  新华社记者张 明摄

2月26日,获得2004年度最佳电视新闻评论主持人奖的北京卫视元元在领奖台上。 李咏

最佳电视新闻评论元元。最佳电视男主持人。

月26日,获得2004年度最佳电视谈话节目主持人奖的凤凰卫视窦文涛(右)与主持人沈力走上领奖台。

2004年度最佳电视谈话节目主持人走上领奖台。新华社记者张 明摄

赵忠祥:希望新一代主持人尽快成长
     昨晚,当身穿深色西装的央视名嘴赵忠祥面带笑容出现在“中国电视主持人颁奖盛典”的星光大道上时,立即引来了各路媒体“长枪短炮”的追逐。几经周折,趁晚会的间隙,赵忠祥接受了本报记者的采访。

“过去的事不影响工作”     在前昨两天举行的主持人论坛上,由于赵忠祥的缺席引来种种猜测,之前有报道称,由于过去一年那场风波的影响,赵忠祥将不再担任中国视协主持人委员会会长一职。对此,赵忠祥表示:“过去的事不会影响现在的工作。”他说,在刚宣布的新一届视协人事安排中,自己仍是会长,只是副会长中又新增了杨澜、李咏和叶惠贤,“我希望有更多优秀的年轻主持人加入到我们的事业中来。”   

“我的心态其实很平和”     说到告别春晚舞台几年,不少观众仍很惦念他,赵忠祥露出欣慰的神情:“那是观众不忘老朋友。”他表示:“上不上春晚,都是服从工作需要,长江后浪推前浪,这很正常。”赵忠祥说:“今年的春节晚会我从头到尾看了,感觉很不错。尤其是《千手观音》让我非常感动。”

[被屏蔽广告]
    去年,赵忠祥在接受《可凡倾听》访问时,曾经流露了想退出荧屏的打算。赵忠祥说:“这并不是出于悲凉的情绪,自己的心态其实很平和。即使离开了现在的岗位,还是会有很多事情可以去做。”他说,目前自己还承担着《动物世界》和《人与自然》两个栏目的工作,一周要录5次节目,仍很繁忙。

“希望看到新一代成长”     对于白岩松在这次论坛上提出的“主持人发展遭遇‘玻璃天花板’”的问题,赵忠祥认为:“任何一个行业都会遭遇发展‘瓶颈’,无论干哪一行,入门容易,要干好很难,再要提高就更难。人才的培养,本身没有规律,需要我们不断去摸索。”     赵忠祥表示,这将作为主持人委员会今后探讨的一个重要课题,这次主持人论坛就为国内主持人搭建了一个对外交流的平台,“我希望看到更多新一代主持人尽快成长起来。” (文汇报记者傅庆萱)
新闻链接:

崔永元:离开《实话实说》是因为得了非常严重的“抑郁症”      “我得了很严重的抑郁症,特别严重的那种。我很清楚对于这样的患者来说,想到要离开人世的时候是特别快乐的,但这是两年前的事情了。这两年我一直在与医生配合,接受治疗。谈这个问题其实应该很忌讳,这是个人隐私,但我注意到,社会上现在对这种病不了解,认为这没什么,就是小心眼、想不开,其实这的确是一种病。”
昨晚,《艺术人生》首度移师沪上,主持人朱军让杨澜、白岩松、王志等众国内“名嘴”一一“过堂”讲述“主持人生”。久未露面的崔永元也接受了栏目的邀请,并且一上场就毫不避讳谈到了自己当初离开《实话实说》的真正原因——抑郁症,并坦陈自己非常了解这类患者试图轻生时的感受。
    “我离开《实话实说》,是因为我得了非常严重的抑郁症”     在昨天之前,大多数观众都以为,崔永元当初离开《实话实说》是因为失眠。两年来,观众来信从没断过。“有说帮我找药好让我睡着,也有人问我讨药,好让他自己能睡着,收到很多药,上面都没有说明,白岩松以前老失眠,我就想要不给他先试一试。”崔永元继续他的“崔氏幽默”,随即话锋一转,将自己离开的真正原因告诉了大家:“我还是有一定的医学常识,关于心理卫生这件事我不避讳,我得的是抑郁症,特别严重的抑郁症。”他开玩笑说不相信者可以试试他服过的药,药劲非常大,他这样有睡眠障碍的人,吃两三粒到早上五六点才睡着,但正常人要是吃了,三天都醒不了。     “我知道抑郁症患者想到要离开人世是件特别快乐的事情”     崔永元说,两年来他一直积极配合医生接受治疗。至于为什么选择两年后将这件事公诸于众,他说是因为注意到现在社会上对这种病不了解,认为只不过就是一个人小心眼,想不开,“但确实有这样一种病,我希望大家都能知道”。他告诉大家,自己身边也有朋友得这种病,而像轻生的韩国影星李恩珠、香港明星张国荣,以及作家海明威、川端康成都是抑郁症患者。“我知道一个这样的患者想离开人世的时候是特别快乐的。”但他也不忘调侃道:“所以说得抑郁症的人,基本上都是天才”。     “我在媒体工作,我有我的责任感”     在多数人看来,如此坦诚地讲述个人隐私的确让人意外。对此,崔永元的解释是“因为我们在媒体工作,媒体会影响很多人,很多孩子的做人方式、对事物的看法,都是在电视里学到的。我的孩子刚上小学三年级,教育他的时候我就觉得,媒体要是没有责任感不行。”他认为,从个人角度,他当然可以选择不说,但作为媒体人,如果他的坦诚能够帮助大家正确认识这种疾病,他就应该说,“这就是个人选择和媒体选择的不同。”     “我现在更快乐,虽然想得还是很多,有时候是苦恼当中找快乐,但我很认同张越说的主持人的责任感,主持人做着做着就会体会到这种责任感,有了以后就特别痛苦,但也很快乐。现在看着太阳冉冉升起,早上8点的时候别人都去上班,但我还没睡着,因为要想很多问题,但我还是没有放弃,为了这个,也应该快乐。”     “发病也许就是‘实话实说’得太投入了”     朱军问他:“真的不回《实话实说》了吗?”崔永元便又玩起了“崔氏幽默”:“我要是回去了,不就没人看《艺术人生》了吗?我想回去也没人同意,我做了《电影传奇》,还想过要当电影局长呢,可谁让我当啊!有些念头是想法,有些是空想,有些则是妄想。”     言归正传,他说不回去还跟自己的身体有关:“当时工作得特别投入,我发病可能就与这个有关系,节目给我压力特大。”随即他又将矛头转向了朱军:“所以你现在做节目千万别像我一样有这种一期更比一期好的想法,不然你就跟我一个病房了。”     “主持人就是人,但现在好多主持人做着做着就不是人了”     在崔永元看来,好的主持人就是“在镜头前不装”,比如白岩松。至于他自己,则经历了一段成名后的调整期:“去了《实话实说》就出名了。后来我去菜市场,大家都问我‘你还买菜啊?你还挑菜啊?’我心里想我都买了好几十年了,干嘛现在要改,但成名就是这样。”他说刚出名的时候,他母亲就跟他说:“你现在跟以前没什么两样,也许还会更火,但总有一天会回归普通人的生活。”     “主持人就是人,但现在好多主持人做着做着就不是人了。我是个好人,特别好,我的朋友都知道,我出了名以后没忘了他们,好多出名以后交的朋友也都说是出名前认识我的,说明大家都愿意跟我交朋友。白岩松、张越他们现在是明星,我就是‘邻居大妈的儿子’,当然有时口没遮拦,也会被观众当成‘邻居大妈的孙子’。”     “不走穴我也活得挺好”     崔永元说:“我从来不出去走穴,参加商业活动,从1996年到今天,没有参加过一次商业活动,没有因为这个挣过一分钱。”朱军问他为什么不挣,他回答说“台里不让”,朱军说只要合理申请台里也会批的,崔永元便回答:“我怎么不知道?这么多年好日子全耽误了!其实是我妈不让我这样,她说‘台里说不让就别去,我们也不缺你这点钱,你给我们多少就用多少,过得也不错’,我想想也是,现在我自己也有汽车,中央电视台的收入还真是不错的。”     临结束,朱军让他再对观众说句最想说的话,他说:“对我的观众,我想说的都已经说了,他们也都听到了,一定要说的话,就说一句‘恭喜发财’吧,省得他们说我落伍。” (上海新闻晨报记者邱俪华实习生朱美虹)

白岩松: 名嘴难破"玻璃天花板"


    “主持人是名利场中的一员,名利场也是一个绞肉机,你选择短跑还是长跑?”作为昨天开幕的“2005年中国电视主持人论坛”的演讲嘉宾,也是本届中国电视主持人颁奖盛典最具分量大奖———“最佳口才奖”的得主,白岩松昨天的演讲丝毫没有轻松快意的喜悦感,而是开腔便把矛头指向了中国名嘴目前正面临的“玻璃天花板”问题,赢得场下同行的阵阵掌声和喝彩声。

    尽管和白岩松一起因为当年的《东方时空》一举成名的方宏进、王志等名嘴,几乎囊括了本届评奖所有新闻类的重要奖项,但这在白岩松看来,却并不是一件特别值得庆幸的事情:“大家别忘了,《东方时空》属鸡,今年是它的本命年。”
    白岩松说,当时提升这群名嘴的人、环境和他们的心态都很优秀,所以才会出现共赢的局面,而现在,“提升我们的人都不在了,而我们即使年龄不太大,也被看作已经到了要提升年轻人的时候。但我有时候还是会有自私的想法,谁能来继续提升我们?我们将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现在中国处于我们这种阶段的主持人却只能靠自己提着自己的头发、运着气行走!”     他强调说,自己说这番话并不是在抱怨,而是想请大家一起来想办法———为什么中国的电视可以把一群初出茅庐的年轻人培养成一群名嘴,却没有让名嘴们继续往前走的机制,只能眼看着自己在一层“玻璃天花板”底下徘徊却无能为力。“现在对于中国的主持人来说,最大的问题不是没有机会,我认为我们还有大片的空地可以去种植,但是如何让我们的环境和机制保证主持人继续向前走,是我们现在面临的最大问题。”     尽管踌躇满志,但白岩松认为,名嘴们似乎不约而同走进了一个误区:“我们不能把‘主持人中心制’误解成了‘主持人行政中心制’。”他说现在的主持人一旦成名,便不可避免地推举幕后或是当起了行政领导,职业生涯在10年这个起步点上尴尬地戛然而止,比较国外同行30年乃至半个世纪的职业生涯,中国“名嘴”们未免“退休”得太早了。他身为制片人,就曾因为要调节同事间的“纠纷”,而不得不把所有准备节目的时间压进了进棚后。但问题在于,如果不介入行政层面,就不可能有真正的人和财的管理权,而“没有这些,就不可能有思想的权力”。     因此,他认为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建立一种能够提升主持人的机制:“我们现在就是要想一想,如何把一个不错的主持人变得更加优秀?甚至20年、50年之后都一样优秀,但遗憾的是,我们现在还没有这个能力,我看到很多‘金话筒’或是当了领导,或者退居幕后,环境也不促使他向前,然后就是一批又一批的人,像我、王志、方宏进这样,都被迅速地贴到这个透明的天花板上来。”     也正是因为这种尴尬的局面,白岩松说:“我可以很自信地说,后来者很难超过我们,因为所有人有一个共同的阻挡。现在的我们只能到这里,但我们又不该只到这里。我们要共同想办法突破这层透明的天花板,一旦突破,主持人这个行业面临的将是一个富矿。”     追问白岩松     演讲之后,白岩松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记者:有消息称,你主持的《新闻会客厅》准备公开招募主持人,这是不是你提拔新人的方式?你是不是想借这个机会离开节目歇一歇?     白岩松:这怎么可能,我怎么可能放弃这样一个节目。招新人的主要原因,是我现在主持了许多档节目,工作量太大,实在忙不过来。我也希望不做,但可能吗?这是我一手负责的节目,怎么舍得放弃?所以,我更希望通过这次招聘有更多好的主持人加入到我们的队伍中来。     记者:刚才你说到你们这代名嘴遇到了“玻璃天花板”的问题,那么对这些晚辈有什么建议?     白岩松:我认为永远不要把新人看成晚辈。作为一个主持人,不能以年龄的大小来衡量做出的成绩。如果你已经四五十岁了,也许所做出的成就还没有一个二三十岁的人多,那你就没有资格叫那些年纪轻的人为晚辈。主持人这个行当与其它行当不同,别用年龄作为限制。     记者:你刚才说现在的名嘴需要“提拔机制”来冲破“玻璃天花板”,有没有什么具体建议?     白岩松:主持人自觉提高自身素质是必要的,但更为重要的,还是建立一种具体的机制来提拔主持人,让他们有个好的环境来发展,我认为央视现在推行的一种“编委会制度”值得提倡。     名嘴名言     白岩松:———这是一个传媒高度发达的时代,如果你的声音和别人一样,你就会被别人淹没。所以,现在的新闻领域也是最容易做无用工作的地方,越来越需要拼集体的智商和独家的表达。     王志:———我在底下看他们俩在天花板上,看了很长时间,才慢慢浮上去。我觉得要解决这个问题,主持人就不要有临时的心态。电视主持人对我来说首先是个职业,然后还要有理想。我不是没有放弃过,好在坚持下来了。     方宏进:———不同意主持人是“万金油”的说法,随着电视事业的发展,选择太多,最后观众要记住某个栏目,只能以脸来区分。这时候主持人的专业性就显得尤其重要。主持人要做的,就是把1小时才能讲明白的事用1分钟讲明白。(上海新闻晨报 邱俪华 程怡)

  评论这张
 
阅读(435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