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叶秋语录

秋天里,追求完美的叶子随风漂浮,直到它开始腐烂沉寂于泥土!

 
 
 

日志

 
 

女播音员死在副市长家床上  

2004-12-02 16:13:45|  分类: 时事资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福州晚报     (2004-12-02)   山东省邹城市电视台女播音员马啸死在副市长刘波家中的床上,这一消息一夜之间在邹城炸开了锅。这个消息很快就被封锁了,前往采访的媒体记者均被拒之门外。没有哪个部门、哪个人出面澄清那些沸沸扬扬的传闻,关于女播音员马啸死因的种种传闻,在民间迅速传播,邹城笼罩在重重迷雾之中。《新周报》记者通过深入调查采访,得到的确证事实是:今年10月15日,邹城电视台女播音员马啸猝死刘波副市长家中的床上……   ■电视台:马啸死在马路边   10月15日下午4点,马啸的丈夫杨雪金像往常一样赶到邹城市化肥厂上晚班,刚换上工作服,就接到了马啸单位领导打来的电话,让杨赶紧到电视台去一趟。   从电视台领导的话中,杨雪金说他当时就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到了电视台。台里的领导告诉杨雪金说:“马啸死了……死因是心脏猝停。”不祥的预感应验了,杨雪金惊呆了。   电视台的领导对杨雪金简单地描述了一下马啸的死亡经过:马啸死在东滩路上,是邹城市政府办公室主任米襄华上班时发现的,他看到马啸躺在路边,赶紧拨打120,送急救中心。米主任是从马啸随身携带的小手提包里,找到马的工作证,才打的电话。杨雪金头脑里一片空白。   电视台领导一再宽慰杨雪金:马啸死得很安详,看不出一点痛苦的表情。   但电视台的另外一位领导告诉杨雪金:宣传部当时打电话让他赶到邹城急救中心,只是大致说马啸死在刘波副市长家里。出于职业敏感,为统一对外说法的口径,把他叫到医院,到医院时,医生已经停止了抢救。   杨雪金说他一时不知道该相信谁的话。   ■死亡版本多种多样   当杨雪金还沉浸在丧妻的悲痛中时,关于马啸之死的种种说法,迅速在民间扩散。甚至许多邹城市民通过互发手机短信,传递着关于马啸之死的种种“消息”。   记者在邹城采访的几天里,也听到关于马啸之死的各种传闻。   有人说,马啸裸体死在市长家的床上,还能干什么?听说是兴奋剂吃多了死的;也有人说,马啸是死于心脏病或是脑溢血。   有说法是:马啸怀孕了,马啸的丈夫也同意离婚,现在马逼着刘副市长离婚。   人们有为杨雪金鸣不平的,有指责马啸的,也有替副市长惋惜的:刘副市长才四十几岁,年富力强,听说省里正在考察他,准备提拔,这下全完了。   ■丈夫发现神秘手机短信   几天后,电视台通知杨雪金去清理马啸的遗物。在清理过程中,杨雪金在马啸的抽屉里发现了一个密封很好的信封,用档案袋包了两层。他打开一看,里面全是手机话费清单。   11月27日,记者在杨雪金家里采访时,杨将这个信封拿给记者看。   记者拿起信封,无意间看到信封的背面有4个字“悄然狰狞”。杨雪金拿出马啸以前的笔记本对照了一下笔迹,十分肯定地告诉记者:“这不是马啸的笔迹!”信封的主人要表达什么意思,还是有其他什么含义?“悄然狰狞”究竟说明什么?目前不得而知。   杨雪金发现话费单显示的机主号码并不是马啸的,于是托朋友去查这个手机号码的机主。一查才知道该手机号码使用者就是邹城市常务副市长刘波。   杨雪金拿给记者看,从今年2月份起,话费单上就出现了刘波副市长的号码,有135个和马啸互通的电话;3月份两人的通话次数是234次,9月份,达到了400多次。   马啸遗留下的手机里至今还保留有15条,来自“波”的短信:   其中最近的一次是10月13日,也就是马啸死前2天,共有3条来自“波”的短信:   亲爱的,我不能再等了,现已出发。(时间是9:35)   我到了。(时间是:15:27)   我在回家的路上。(时间是19:41)   时间最久的一条短信是今年4月23日:   亲爱的,你的心意我非常理解,我也想抱抱你,但工作不允许,请你一定理解老公!(也是来自:波)   短信最频繁的一天是9月28日的中秋节。记者发现有一条,也是手机中保留的惟一一条马啸发给副市长刘波的短信:   我可爱的宝贝,短信一片空白,但我明白你要跟妻说话,说不出来很着急是吗?我爱你,你也爱我!妻知道你心了,中秋节作为起点,我们当至死不变的爱人。   直到马啸出事后,杨雪金发现了这些短信,他才渐渐明白:这一年来,妻子为什么离他越来越远。   ■丈夫直言:我们没共同语言   马啸老家是黑龙江省伊春市,1990年秋从北京外国语学院没毕业,就来到了山东邹城。1994年又重新回到母校读了两年函授。杨雪金只有高中文化程度,是邹城市化肥厂的一名普通工人。两人是1991年经人介绍结婚的,婚后一直很恩爱,有一个12岁的女儿。   杨雪金说:马啸的思想虽然很前卫,但在个人作风上还是很保守的。她平常脾气很暴躁,性格孤僻,容不得人半点缺点。头几年夫妻间从未吵过架,感情很好。这两年,尤其是最近一年来,夫妻之间关系急转直下,两人早就分床而睡了。冷战了几个月,平常见面也不说话。   杨雪金告诉记者,今年中秋节前后,马啸跟他曾郑重地谈过一次离婚的问题。现在想来,跟手机短信上的时间和内容正好吻合。   ■警方:死在床上,没有性行为   11月12日,山东省济宁市纪委、济宁市公安局、邹城市刑警队等单位,经过调查和尸体解剖,郑重地向家属口头宣布了马啸的尸检报告结果。杨雪金记得很清楚,马啸单位的领导和邹城市化肥厂的领导都到场了。   由于没有给书面的报告,杨雪金只记住了大致的内容:经过尸体解剖检查,不存在服用兴奋剂,死前也没有发生过性行为;排除暴力,也未查出中毒现象;脑部有淤血,心脏正常,眼触网膜下腔出血。   尸检结论为:排除他杀,属正常死亡。死亡诱因:是由于情绪激动,血压骤升,导致死亡。   当时杨雪金认为尸检报告中有多处疑问,一再质问调查组:“马啸为什么会情绪激动?她激动的原因是什么?”但没有人回答这个问题。   当天,调查组还宣布了对副市长刘波的处理方案:经过纪委调查认定,一年多来,刘波和马啸保持不正当男女关系,事发当天,马啸约刘波到刘波家中,刘步行到家中,后马啸由于情绪激动,导致血压骤升死在床上。因此宣布对刘波给予“撤销党内职务,撤销行政职务的处理决定”。   杨雪金多次向有关部门索要书面的尸检报告结果,但至今也没能拿到。   邹城市宣传部门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刘波一案已经在社会上传闻多时了,各种版本都有,市委已经上报。整个事件纯属刘波个人行为,市里对死者家属只是按规定给予了补偿,即发丧葬费。给予马啸的母亲和小孩一定的赡养和抚养的费用,每月是170元,由马啸和杨雪金的单位共同承担。死者家属有要求赔偿的意愿,市里也答复他们:可以通过民事诉讼来请法院处理。并一再告知,市委已经明确表态,这件事是刘波的个人行为,是个案。   ■女播音员家属的三点质疑   丈夫杨雪金认为:“尸检报告前后不符,相互矛盾。存在着诸多疑点,根本经不起推敲。”   尸检报告宣布后,他还上过北京,专程到中纪委上访。他觉得妻子死得蹊跷。   家属对马啸的死因提出了3个疑点:   时间上的疑点:调查报告中称是马啸约刘波到刘的家中,而马啸的手机上显示:   10月15日,11:31马啸给刘波打过一次电话;   11:57,刘波给马啸回过一个电话;   12:50,刘波又给马啸打过一次电话;   马啸死前最后一个电话显示是打给刘波的,时间是12:59。   从记者拿到的邹城市红十字会急救中心出具的《居民死亡医学证明书》中显示:死亡时间是10月15日下午1:30;死亡地点是桃李苑小区(刘波副市长住处)室内;主要诊断为“现场死亡”。   急救中心病历也显示,时间是1:30。医院称是刘波副市长打的120急救,接诊时间需要约五六分钟。再加上马啸从单位到桃李苑的时间,约需5分钟。马啸从打电话到死亡的时间很短,前后也就20分钟,甚至更短。   家属认为第二个疑点是死因不详:尸检报告称死亡诱因是由于情绪激动,血压骤升,导致脑溢血死亡。   马啸的丈夫说,马啸确实是有轻度高血压病史,还从未出现过休克现象,没有心脏病史。杨雪金还说,马啸没有带环,曾流产过几次,但身体一直很正常,马啸情绪激动的诱因究竟是什么?   第三个疑点是:尸检报告中有陈述,马啸是裸体死在刘波副市长家的床上,而结论又认定没有发生过性行为。   而家属在尸检报告通报会上多次向调查组反映:既然没有发生性行为为何一丝不挂但始终没有人答复,称只有刘波一人在现场。   11月29日上午,记者采访了邹城市急救中心,负责10月15日接诊的张辉医生告诉记者,“120确实是1:30赶到刘波的住处———桃李苑的”,并十分肯定地证实:马啸是躺在床上,但绝非外界所传闻的一丝不挂,只是衣服穿得少些,内衣都穿着。   当记者问杨雪金:“民间传闻说已经给了家属50万元赔偿,你拿过没有?”杨一脸苦笑:“一分钱都没有拿。”杨表示,就是倾家荡产也要查明妻子真实死因,要为妻子讨回一个公道,否则,将来我永远都无法向女儿和家人交代。   记者辗转接触了邹城电视台、邹城市公安局、邹城市委宣传部,但这些部门均对此保持沉默。
  评论这张
 
阅读(6791)|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